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内容

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罗斌:多方协力,营造舞蹈教育健康生态

2016-03-15 17:46:42   来源:   点击:

两会声音:校园舞蹈的春天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中国校园舞蹈网两会特别报道)

“舞蹈进校园”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热的话题,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同样成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舞蹈界大咖们关注的焦点。为此,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校园舞蹈网共同对舞蹈界十三位大家进行了专访。


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 罗斌

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罗斌与“舞蹈教育”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在他心中,推动舞蹈艺术的普及是自己一份责无旁贷的使命。最近十余年来,中国舞协先后创办了“小荷风采”全国少儿舞蹈展演、“荷花少年”等一系列面向学生群体的舞蹈表演平台,让不同年龄段的青少年,都有机会展示各级的舞蹈风采。这也引领了中国青少年舞蹈发展的变革。

目前,中国舞协专门成立了中小学舞蹈教育专业委员会,并把重心放在舞蹈教材的创编上,以期最终形成完备的舞蹈教育体系,真正促成舞蹈教育的繁荣。罗斌希望通过“舞蹈教育”这一抓手,真正实现人口素养的普遍提高;他呼吁只有所有关心中小学舞蹈教育的人都参与进来,一起发挥作用,营造健康生动的舞蹈教育生态。


推动舞蹈艺术普及,中国舞协“责无旁贷”

上世纪70年代,中小学教育并不以应试教育作为主体,课外舞蹈教育的发展比较热。但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恢复高考以后,舞蹈教育的空间反而被挤压了。近年来,随着教育思路的转变,人们更加关注中小学生综合素质的提升,“舞蹈进校园”逐渐成为热点话题。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舞蹈家协会做了大量工作和探索,积极推动舞蹈艺术的普及。“对此我们责无旁贷”,罗斌说。

早在2004年,中国舞协就推出了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面向山区、乡镇或农村的中小学推广舞蹈教育,让学生们在起步阶段就能接触艺术。“我们曾在延安等地推广了一套小学舞蹈教材,把人们的基本行为操守等理念,用舞蹈的形式进行表达。比如升国旗舞,就是一段与道德配合和人文修为相关的小舞蹈。”

推广一段时间后,效果逐渐显现出来。罗斌介绍说,当地师生不再满足于教材里提供的舞蹈内容,尤其是一些少数民族地区,他们结合自己的民族舞,对教学内容进行了丰富和完善。目前来看,很多新农村地区的舞蹈课堂上,自主创编的民族舞占据了很大份额。“这说明师生对舞蹈课有很高的积极性。”

“小荷风采”全国少儿舞蹈展演也是中国舞协的品牌项目,至今已经成功举办了八届。罗斌认为,这个项目引领了当今中国青少年舞蹈发展的基本走向。近年来,展演的规模越来越大,参与人数越来越多,去年有五六千名学生参与进来。

据介绍,早些时候的“小荷风采”,比赛性质更浓一些,很多孩子的基本技能比成人还要好。但是慢慢地,中国舞协改变了活动宗旨,引进快乐舞蹈教育,同时也更加强调作品的童真和童趣,体现孩子的天性,强调一种真实情感的表达。于是,“小荷风采”不再是比赛,而是变成了展演形式,更加有利于孩子的身心成长,受到人们的广泛欢迎。“正是这个变化,再度引领了中国青少年舞蹈发展的变革。”

在“小荷风采”的基础上,中国舞协又推出了“荷花少年”,面向14岁至18岁的青少年群体,弥补这一年龄段学生缺少舞蹈展示平台的空缺。从此以后,真正实现了所有年龄段的人,都拥有自己的舞蹈形态。同时,也是借助这一平台,去寻找和发现未来的舞蹈家。


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罗斌江苏调研

校园舞蹈课从快乐教育出发,兼具专业特点

通过十余年来的不懈努力,中国舞协推动了舞蹈在中小学及幼儿园阶段的普及,并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思路。

罗斌介绍说,近年来,中国舞协专门成立了中小学舞蹈教育专业委员会,把重心放在舞蹈教材的创编上,以期最终形成完备的舞蹈教育体系,真正促成舞蹈教育的繁荣。

“以前我们更注重培养孩子们的兴趣,推出快乐舞蹈、兴趣舞蹈的理念。但是,当舞蹈课成为中小学的正式教材以后,就要兼具一定的专业性。毕竟舞蹈是由特殊的肢体而生成的艺术形式。”罗斌说,现在的基本思路是,随着儿童的成长发育,舞蹈教育将从早期的快乐教育逐步过渡到具有一定的专业性,进而再分出两个走向。“一种是职业性教育,专门用来培养舞蹈家;另一种是非职业性教育,也就是面向大众的舞蹈普及教育,只需要适当开发自己的身体即可。”面对这两个不同群体,要通过教育实现各自的目标。

截至目前,舞蹈教材的基本框架设计已经基本完成。比如,小学一二年级的首要任务是“认识身体”,从三四年级开始,就要逐步开发身体、规范身体,“这是小学舞蹈教材应该完成的任务。”

罗斌认为,中小学生学习舞蹈,能够在身体上有所感悟,在精神上认识舞蹈艺术;做到这两点,就可以为舞蹈的未来发展奠定非常良好的基础。因为,舞蹈艺术是需要人们欣赏的,孩子们经过了最初的舞蹈教育,即使将来没有成为职业舞蹈家,他们长大以后,也可以成为很好的欣赏者,愿意走进剧院欣赏舞蹈艺术。

目前,与舞蹈相比,音乐、美术的推广程度很高,即便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这两门艺术课程依然在中小学教育中占有重要地位。因此,舞蹈艺术进校园、进课堂确实很有必要,也很迫切。

在美国,舞蹈教育已经成为通识教育,大学、中学、小学乃至幼儿园,基本都开设了舞蹈课程,最终导致超过80%的美国人都对舞蹈有所了解。“我们希望中国教育也能尽早实现这一点,到时国民素质将会得到极大的提升。”罗斌说。

破解师资缺乏难题,要从破解“身份”尴尬入手

有人认为,在推进舞蹈进校园的过程中,“教”成了一大难题,现在师资缺口非常大。对此,罗斌反问道:“你说现在中小学有没有体育老师,有没有音乐老师?都有。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有舞蹈老师呢?必须得有!”

谈到舞蹈教师人才梯队的建设,罗斌说,首先需要解决一个“工作身份”的问题。北京舞蹈学院是全国最高的舞蹈专业学府,从这里毕业的很多学生会选择去全国各地当老师。然而,他们到中小学工作后,面对的现实情况却是:被分到音乐组、体育组,但是没有舞蹈组。这些舞蹈老师甚至无法评职称。同样地,很多学校都有钢琴、篮球,但是没有舞蹈教室,还是说明重视程度不够。

因此,现在亟需解决的问题是中小学给舞蹈老师搭建平台,解决“身份”尴尬。只有改变工作思路,舞蹈专业人才才能找到用武之地,真正发挥作用。

与此同时,像中国舞协这样的社会力量,也要下更大力气参与进来,发挥好自身的作用。罗斌说,改革开放初期,推动音乐进校园的过程是非常顺利的。当时,有不少指挥大师深入到各个高校,普及交响乐,教会青年学生如何欣赏音乐。“音乐里面有这样的大师,甘愿奉献自己的才华,去推广一门艺术,最大限度的挖掘人才。但是,舞蹈这个领域做得相对不够,工作主动性还需加强。”罗斌表示,舞蹈进校园并不单是教育系统的工作,它需要包括舞蹈家在内的所有人共同关心舞蹈教育。如同舞蹈生态学的原理,只有所有关心中小学舞蹈教育的人,即所有影响舞蹈教育形态的“生态因子”都参与进来,一起发挥作用,才能真正把这件事做好,才能营造健康生动的舞蹈教育生态,中小学舞蹈教育才能拥有自己的未来。

“最终,通过舞蹈教育这一抓手,实现人口素养的普遍提高,这是我最大的期待。”罗斌说道。(图文:舞界)


罗斌出席中国舞蹈家协会与北京市高参小办公室共同合作的项目校顺义区后沙峪小学活动现场会


(本文系中国校园舞蹈网独家采访原始获得,版权归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和中国校园舞蹈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经典活动

第十届星光校园和谐春晚在北京大学举行
全国校园艺术周星光春晚暨青少年才艺展...

图片推荐

艺术团团长-陈天玲
名誉团长-董浩
艺术顾问-蒋大为
艺术顾问-姜昆
艺术顾问-张铁林
艺术顾问-吴雁泽